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报道--小水电大事业----重庆
  
重庆武隆:春风又“眷”黄泥桩
2015-07-14

春风又“眷”黄泥桩

                                                ——武隆县着力打造黄泥桩梯级电站增效扩容发展纪事 

  三十年,镌刻在人们脸上的痕迹是轻浅的。半个年头,黄泥桩梯级电站的变革却是深刻的。 

  青山绿水,修竹成荫,花繁叶茂,香气弥漫消散……这不是景区、公园,而是黄泥桩梯级电站的生产厂区。 

  山水间的水电站,往往自成风景。 

  180多个日日夜夜,一座濒临倒闭的水电站起死回生,华丽蜕变,那是“敢想敢干”的武隆人的智慧和勇气创造的当代传奇。 

  武隆人并没有沉醉在过去的成绩里沾沾自喜,他们优化思路,让辉煌的过去成为“思进思变思发展,创业创新创一流”征途上崭新的起跑线。 

  农村小水电站的蝶变,故事还在继续。黄泥桩增效扩容的佳话,仍被传诵。 

  从武隆县城出发,上南涪高速,辗转盘山泥石路,一路向西数十里,一个转弯之后,眼前豁然开朗,郁郁葱葱的山巅之下,前池、管道、厂房若隐若现。 

  身处其中,既能感受到山的宁静,又能品味到水的灵动。人在坝上走,如在画中游。 

  谁曾想,拥有如此美图的黄泥桩梯级电站,3年前,气若游丝。 

  黄泥桩梯级电站属该县长坝镇政府的乡镇集体企业,也是较为典型的农村小水电企业。受老旧机组发电效能低下的制约,发电收入非常有限,导致水电站经营者无力出资进行电站设施、设备的维护和更新,又进一步导致电站设施、设备更加老化,形成恶性循环。 

  “到2009年后,维修机器设备和安全管理的钱都没有。”该电站负责人杨勇告诉记者,电厂原有职工42人,光一年工资就得63万,电站的年销售额早已入不敷出。此时,厂里却没有一位职工主动要求离开,“职工跟厂的感情都很深。没办法,就给工人打欠条,一年多多少少结一次。” 

  天无绝人之路。2011年,中央启动全国农村水电增效扩容改造试点工作,曙光投进电站。 

  抉择,再一次摆在电站人面前,改还是不改。改,担心改后体制机制发生变化;不改,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若非置死地而方能后生。胆大的电站人卯足胆,改。 

  本就处于倒闭边缘的企业,仅靠国家补助的200万专项资金,根本没法改。钱,从哪来? 

  反复思量,银行贷款首当其冲,职工筹集社会资本其次,也只能如此。 

  贷款给一个快倒闭的企业,谈何容易。杨勇说,那段时间,县水务局的同志,跑上跑下一起出谋划策,给企业打气助阵,稳定军心。而他则和几个职工起早摸黑,几乎踏平了各大银行的门槛,吃了不少的闭门羹。两个月的辛苦,贷款有了眉目。随后,150万的银行贷款到了企业账目。 

  此时,“家”里的职工也通过亲戚朋友,筹措了部分,加上社会资金一共120万。“当时也只有凭感情论交情,打借条,按照银行的贷款利率年底结息。” 

  2012年4月,增效扩容所需资金的事儿,迎难解决。 

  俗话说,趁热打铁好办事。 

  资金落了地,动工也就显得水到渠成。但现实,却给了电站人狠狠的一巴掌。 

  黄泥桩电站地处深山峡谷地带,交通极为不便,施工环境十分恶劣,机具和材料根本无法入场。 

  修路,成了增效扩容改造的首要关卡。“改造一级电站时,忍痛花78万元修建了1.5公里的公路,解决机组,材料入场的问题。”主管电厂生产技术的杨大怀说,县水务局负责增效扩容改造技术的只有2人,对于改造而言,时间就是金钱。动工前,根据工程实际倒排时间节点,层层签订责任状,绑定参建单位的安全责任。 

  “为赶进度,很多人吃住都在工地,工程虽承包给了承建单位,却只有盯着才觉得安全,才觉得踏实。”县水务局负责增效扩容改造项目指导的徐学炳告诉记者,三班24小时施工是常态,一线指挥,一线工作,问题一线解决,成效一线体现是准则,安全教育、检查更是家常便饭,质量环环交验,更是一把铁尺。“质量是工程的命,当天的工程任务量必须当天完成,且只要上一环节未通过质检就不得进入下一环节。” 

  一级站修路让机具、材料顺利入了场,眼见着快要完工。处于峡谷中部,山势陡峭的二级电站和峡谷下游的三级站该如何解决? 

  再次花钱在山中开路,代价太大,钱受不了;人工搬运,一包水泥的搬运费远高于水泥本身的价值。 

  反复思量研究与论证,在两山间架设索道,将机组设备与主要材料吊装投放成为改造二级站的“生力军”;移平河道作为临时公路,将设备与重要建材抢在汛期前运抵施工现场,是三级站改造中不是办法的办法。 

  2012年6月动工,2012年12底完工,2013年1月并网发电正式运行,水资源利用率提高了38%,新增装机460千瓦,新增年发电量186万kw·h,年收入新增128万元。 

  一年改造任务用半年时间干完,其中艰辛,不言而喻。 

  “改造后,机组出力可以增加,发电消落和发电腾库的能力增强了,安全隐患将得到根本解决,防洪减灾能力将大大增强。”杨勇说,增效扩容改造后,三个梯级电站联网、梯级调度、远程操作、自动调控,均在10公里以外的远程集控中心点击鼠标即可,职工更是从42人突变成了现在的6人,真正做到“无人值守、少人值班”, 还可以使电站在保证可靠性和满足电能质量的前提下,实现三个梯级电站经济效益最大化。” 

  如今,电站经营负即转正。 

  在武隆小水电增效扩容的一盘棋中,黄泥桩梯级电站无疑是其中的点睛之笔,起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作用。 

  农村水电扩容改造除了提高老旧水电站的经济效益与安全性能外,另一大效益是促进节能减排。 

  “开展农村水电增效扩容改造,是发展可再生能源、促进节能减排的迫切需要。农村水电增效扩容改造不需要移民,不增加环境负担,开发成本和电能质量均优于风能、太阳能等同类能源。”徐学炳说,黄泥桩梯级电站增效扩容后,新增发电量相当于节约560吨标煤,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867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56吨,通过流域整治,有效保护了两岸水土与植被,生态效益更是不可估量。 

  古人云,吃水不忘挖井人。黄泥桩梯级电站的人没忘,更用实际行动证明那不是一句空话。 

  “电站一直没忘了当地百姓,用电补贴更是让群众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前进村村民梁昌隆告诉记者,电站每年为周边740户2560人实行用电补贴,一度电补贴9分钱,“看似钱不多,但是人心暖着呢,每年怎么遭也得好几万,企业的社会责任他们办得很好。” 

  除了用电补贴,从2013年起,黄泥桩梯级电站每年都为长坝镇前进村、民主村6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每年100元的生活补贴近2万元;长坝镇到前进村的4公里公路硬化,民主村英雄农业社25公里的人行便道,前进村5公里的渠堰整治……增效扩容后的黄泥桩梯级电站建立了一系列强农惠农的长效机制,实现了与村民们共享生态红利。 

  大山无言,展开磅礴臂膀筑起生态屏障,守护增效扩容后的黄泥桩梯级电站;大山作证,现在的黄泥桩梯级电站正源源不断地为生态保护加码。 

  经济效益、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并驾齐驱,让武隆的小水电看到了增效扩容后实实在在成绩,这已成为整个武隆山区共同的选择。 

作者:杨 波   责编:综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