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报道--小水电大事业----贵州
  
贵州黔东南州:舞阳河为你作证
2015-07-14

舞阳河为你作证

                    ——黔东南州水电建设发展纪实 

  “两山夹溪溪水恶,一经秋烟凿山脚。行人在山影在溪,此身未坠胆已破。”这是林则徐途经舞阳河时留下的著名诗句。 

  一个半世纪过去了,在这条贵州东部的长江支流上,先后建起了“红旗”、“观音岩”、“诸葛洞”等水力发电站。这片流域的命运,从此与“水电”息息相关。 

  从上个世纪70年代“红旗水力发电厂”开始建设,到1994年黔东南州地方电力总公司成立,再到黔东南地电成为全省目前唯一的拥有自供电区域的地方电力企业,无论是从体制性的探索改革还是技术性的改造升级,舞阳河干流的小水电建设都经历了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舞阳河干流的小水电建设,一度被认为是贵州省小水电开发运营的一个范本。 

  历史:光荣与梦想 

  黔东南州地方电力总公司的前身是舞阳河流域的红旗、观音岩两个水力发电厂和舞阳河水利电力公司。 

  一个个历史时间节点,见证了黔东南地方电力曾经的辉煌、光荣与梦想。舞阳河干流的能源优势,在上个世纪70年代被赋予开发意义。 

  1970年春节,镇远乡村的炮仗还在地上欢腾跳跃的时候,一支由贵州水利水电设计院派出的队伍开拔到舞阳河开展勘测设计,一场水电革命在这里悄悄开始。 

  同年5月,省水电厅计划立项投资建设“红旗水力发电厂”,并由州水电局组织施工。“难啊!那时候真的很难!”当年参与修建红旗水力发电厂的87岁老人姚本书回忆这段历史时,不由得感慨万分。那时候没有大机械,全靠人力,为了一方光明,数千人参与了这场建设,10名员工把生命献给了红旗电厂,长眠于此。 

  1981年,历经11年建成的红旗电厂点亮了第一盏白炽灯,欢呼声一浪超过一浪。红旗水力发电厂装机12800kw,库容0.58亿m³,属中型水库,年发电7000万kwh。舞阳河流域的镇远、施秉、黄平、三穗四个县享受到了来自舞阳河本身的电力。然而,红旗电厂点亮的不仅是万家灯火,它还点亮了黔东南的工业——黔东南的工业从镇远起步,镇远的工业因红旗电站而发出了嫩芽。由于红旗电厂提供了丰富的电能,镇远县先后建起了黄磷厂、水泥厂、铁合金冶炼厂等创汇创税企业,由此开启了镇远的“工业时代”。 

  1983年,在“红旗水力发电厂建成”的继续发酵下,镇远、施秉两县成为全国电气化第一批试点县。当年,全国共有100个县作为第一批试点,西南边陲的舞阳河流域有2个县入围试点,这不得不令人惊讶。 

  1986年,在舞阳河的上游,施秉县境内,观音岩水力发电厂在这里开工建设。 

  1991年,观音岩水力发电厂投产发电,装机12600kw,库容1.23亿m³,属大Ⅱ型水库,年发电5700万kwh。 

  1994年,经州政府批准,红旗、观音岩两个水力发电厂和舞阳河水利电力公司合并组成黔东南州地方电力总公司,是州属国有小水电企业,总装机25400kw,负责调度舞阳河电网的发、供电调度和两个电厂水库的防洪工作。 

  几代人的接力,黔东南地方电力越办越红火。在大电网的冲击下,贵州各地的地方电网纷纷失去独立性,但黔东南地电依然在这一领域拥有自我的话语权:黔东南州地方电力总公司是贵州省目前仅有的一家拥有自供电营业区域的小水电企业,固定资产总值从1994年的几千万上升到2个多亿的规模。现在公司正渐入佳境,走向稳健,无论拓展到哪儿,黔东南地电都会坚守信念,做一个品质无疆的企业榜样。 

  “地电”:用心书写“地”字 

  “企业与地方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就像鱼和水的关系。黔东南地电就像一条小鱼,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这条鱼已经大了,但却永远不会忘记,水是自己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张中勤的恳切话语,让人更容易读懂黔东南地电更深层次的企业精神。 

  红旗、观音岩电厂分别于1981和1991年建成投产发电,主要供给黄平、施秉、镇远和三穗4县的市政生活用电和工业企业供电。 

  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大西南深处的贵州农村,很多人对“电”的认识还只是一个概念和印象。而那时候的舞阳河流域,城乡用电已经很普遍,成为一种稳定的常态。这让周边县市对地方水电感到了羡慕。“点亮的不仅是灯,还有希望,还有人的凝聚力。”81岁的红旗水力发电厂原党委书记袁光治这样总结。 

  黔东南州整合成立地方电力总公司后,整个地电网络为舞阳河流域经济发展特别是工农业生产做出了重要贡献。 

  “敢于让利,服务地方发展。”这是黔东南地电的真实写照。在网内直供的西秀、青松、锌厂和黄磷厂4个企业中,黔东南地电以 0.43元/kwh的电价直接向用户供电,低于国网电价0.1131元/kwh。这项大胆的服务举措大大地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此举直接催生了直供企业发展的内增力。 

  不仅让利于企,黔东南地电同时还让利于民。一是解决当地就业。观音岩和红旗电站共253名员工当中,除了大、中专毕业生和援建人员就地安置外,20%的员工则来自电站当地居民和库区淹没村寨失地农民,有效缓解了当地的就业压力,维护了社会的和谐安定。同时,在公司电力产品下游的直供企业中,安置当地下岗失业等人员就业多达400余人,联动解决旅游、手工制作等服务行业人员就业200多人。二是以优惠电价向周边村寨供电。自黔东南州电力总公司成立以来,早期曾免费向镇雄关、红旗屯、杨旗屯等4个库区村寨约200户人口供电。后期以优惠电价进行供应,每年平均让利近3万元,电站投产按30年推算,累计优惠了100余万元的电费。红旗屯村干部钟国和说:“有时候我们过意不去,他们就每季度每个村象征性地收100元。要按正常电费来说,哪只100元哟!” 

  在另一个更为直观的层面上,更能体现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服务地方”的功能——财政贡献。公司每年都分别向施秉、镇远以及和州级财政上缴利税,自1994年成立总公司以来,公司已累计完成利税13206万元。仅2014年,全年上缴各种税费合计977万元。 

  50多万元,这是近5年来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投入社会扶贫资金总数,先后资助丹寨长青和观么、剑河磻溪、施秉白垛和元江哨等乡(村)修建基础设施,并资助50户贫困家庭发展家禽养殖。 

  “水电”:释放“担当”内涵 

  红旗、观音岩电站水库大坝分别把水流湍急的舞阳河拦腰截住,犹如古代之雄关,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一次又一次地守护住了下游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观音岩电站属舞阳河梯级开发的第4级水电站,水库为大Ⅱ型,坝高82.1米,总库容1.23亿m³,正常蓄水位以下调节库容1.167亿m³,具有不完全年调节性能,水库设计洪水标准为100年一遇,校核洪水标准为1000年一遇;红旗电站属舞阳河梯级开发第6级电站,电站水库为中型,总库容5800万m³,有效调节库容2040万m³,水库设计洪水标准为50年一遇,校核洪水标准为500年一遇。 

  “1980年的洪水冲垮了立德粉厂,冲断了平宁公路……”施秉城关镇平宁社区老人卓尚兵回忆说,从修了舞 阳观音岩电站后,10多年没看见这么大的洪水了。“政策好了,我们可到河堤上散步、跳舞、侃门子。” 

  1996年7月,几乎整个南方都陷入了不同程度的洪水灾害。由于红旗、观音岩电站水库有效错峰拦蓄舞阳河汛期洪水,缓解了20年一遇的施秉县城防洪工程及30年一遇的镇远县城防洪工程的防洪压力,保住了下游县城人民生命及财产安全。 

  “如果没有这两座电站水库拦截,施秉和镇远洪灾损失无法估算。”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工会主席、高级工程师刘太平这样表述,“在突发性的洪灾面前,我们的水电发挥了应有的作用,这是我们最基本的担当。” 

  刘太平嘴上说的轻松,实际上,那是一段段惊心动魄的瞬间,那是一个个时刻面临生与死考验的日子。历史虽已过去,那些深刻的事迹却让水电人难以忘却。 

  时间回到1997年7月2日,红旗电站水库。水库大坝水位超警戒线,达509.07m,六扇闸门全部打开,下游(厂房尾水)水位达到408.37m,已经超过厂房防洪门1.5m,全厂干部职工奋不顾身,用身体抵,用沙袋堵,用棉絮塞,硬是在水位高于厂房大门1.5m的情况下坚持了5个多小时,未让一滴水流进发电机,确保了四台机组的安全运行;保证了舞阳河流域施秉、镇远县正常生产生活及防汛抗洪抢险用电。 

  “红旗电厂,红旗不倒!”这是长江流域防洪检查专员李治光喻视察红旗电厂时对这件事的高度评价。 

  同一时间,在另一个电站——观音岩电站,女职工龙晔率领检修班要过河去厂房抢修线路,洪水已把唯一的过河桥淹没了,眼看着过不去人了,但是机组急需检修,刻不容缓。龙晔和另外两个女职工不顾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咬着牙硬是从洪水淹胸的桥上通过。当问起当时是否害怕时,龙晔回忆说:“怕,当然怕,那水势很吓人,浪头打过来能淹没人。但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确保厂房正常运转。” 

  去年7月中旬,在舞阳河上游——黄平县两岔河水库排险战役中,黔东南地电总公司旗下的观音岩电站水库再次发挥了重要作用:观音岩电站全闸打开,流量达567立方米/秒,再一次保住了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此次险情,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国家防总及前方工作组协助指导贵州省全力做好抢险处置工作,尽最大努力避免溃坝,尽快全部转移并妥善安置受威胁人员。 

  “可以说,去年的两岔河排险,是考验我们电站调洪的关键大事。全省全国全州都在看,实际上最终我们地方水电交出了一张抗洪抢险“大考”的满意答卷。”黔东南地电总公司总经理张骥说。 

  生死线:奋战在凝冻的2008年 

  2008年的凝冻之战,黔东南地方水电支持抗冰雪和地震灾害取得重大胜利。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在各路抗凝大战中拔得头筹,被黔东南州人民政府评为“抗雪凝先进集体。”总公司副总经理殷明被省人民政府评为“先进个人”。 

  回忆那段生与死,殷明眼中依然闪烁着坚定:如果再来,依然无悔选择,因为那是水电人的使命。 

  2008年1月中旬,黔东南州遭受到了50年不遇的雪凝天气,电网安全受到极大威胁。这时,地方水电“分散分布、就地开发、就近供电、启闭迅速”优势充分凸显出来。这个优势让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在救灾中担当起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作为黔东南州、凯里市两级重要行政机关和凯里发电厂机组启动的外部备用电源。 

  这意味着,排除电力险情,成为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的首要任务。否则,一旦出现失误,全州16个县将可能陷入真正的瘫痪。 

  生病在床的公司副总、技术领头人、省劳动模范殷明坐不住了。他主动请缨,担任抢修突击队总指挥。 

  2月27日上午,大雪封山已经一个多月了。离镇远县城约40公里的江古乡江古村八老组出现电力险情,殷明再次请求带队抢修——同事们已经记不得这是殷明第几次带队抢修了。 

  爬坡上坎,钻树林,拉导线,跑前跑后调度指挥——殷明强调队员们的安全,他却把自己忽略了。 

  下午4时30分,突击队抢修到江古至大岭线路的37#至38#杆,由于两基电杆各在一个山顶上,档距大,树木丛生,必须砍树剪挂,当剪到倒数第二挂时,因导线张力较大,最后一个挂点自动脱落弹起,导线迅速拉直,强大的弹力将正在指挥的殷明同志整个人弹飞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到深达20多米的山坳……殷明当时头部和身体多处重伤,已没有了意识。 

  当晚10点,经专家组联合会诊:殷明同志双侧额颞叶脑挫裂伤、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线形骨折,生命垂危。“生死线!”这是专家组对殷明病情的看法。而殷明深知,电力对于抗凝冻保民生的重要作用,那才是真正的生死线。 

  使命:新征程更加美好 

  观音岩和红旗电站水库把原本凶险的河段变成了舒缓的河面,人工造就了“高峡出平湖”,构筑了黔东南独有的世外桃源。舞阳峡谷被评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游客蜂涌而至,名声远扬。目前,舞阳河流域运营有多家旅游公司,招揽着国内外八方游客,极大地繁荣了旅游经济,带动了黔东南相关服务产业的发展。 

  与此同时,一条关于渔业养殖的产业链条也正在库区形成。观音岩和红旗电站水库的修建,改变了库区周边许多贫困家庭的生活,他们靠水产养殖起家、致富。据不完全统计,每年从库区销往外地的鲜鱼达50吨,销售收入在200万元以上。 

  观音岩和红旗电站库区的形成,还极大地改善了舞阳河流域的水质和环境气候,据环保部门监测,库区水质达二类标准。如今河流及周边栖息着大量的桃花水母、银鱼、鱿鱼、鸳鸯和野鸭等多种珍贵生物。目前,施秉县正在观音岩库区筹建水源取水站,拟对施秉县城及工业园区用户供水。 

  扶贫增收,地缘旅游,绿色生态——这是“水电”的“意外收获”,但却在情理之中。而这样的收获,并非每一个电站水库都能拥有。这需要水电人拥有良好的民生理念和生态理念,以及一颗大爱的心胸。 

  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随后又推出了《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 

  新的形势赋予了地方水电新的时代使命。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始终关注中央政令,在新形势下毫不犹豫地担起新使命,根据市场和地方需要不断调整新方向。 

  张骥用“三个更加”表述了今后的工作:黔东南州地电将更加注重电站增效扩容改造,更加重视地方发展和社会效益,更加重视发挥水工程的生态功能和环境效应。 

  在新形势新政策的刺激下,关于地方水电发展的新一轮谋划,正在黔东南州地电总公司缓缓生成。 

  大风起兮,云飞扬。扬帆起航,需要莫大的自信和勇气。黔东南地电人已经用行动诠释了“水电”的含义,如今,他们又肩负着新的使命,再一次站在了改革的前端,期盼着以更加强壮的电网之躯,屹立在坚冰猛雪面前;以更加坚韧的河坝雄关,守护这片大地的安详之夜,迎接黎明的那一缕阳光。 

作者:王能武   责编:综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