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
您的位置:首页 >> 绿色小水电建设
反坝、挺坝数年拉锯 三部委重设水电门槛“绿化”水电

2013-04-27

http://images.infzm.com/medias/2012/1108/62111.jpeg@660x440

  三部委试图通过绿色水电、可持续水电标准重新评价中国在运、在建的水电站。 (CFP/图)

  经历了拉锯数年的“反坝、挺坝”之争以及大型水电项目审批停滞不前后,官方试图通过一套囊括环境、经济、社会领域的综合指标,重新评价在运、在建的水电站,甚至挑战其建设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让那些更“绿”的水电站享受电价等优惠政策。

  抢跑绿色水电

  2012年10月,中国大坝协会在成都召开的年度学术会议上,一位没有被安排发言的不速之客从主持人手中“抢”过话筒,痛斥部分媒体和民间环保组织在过去几年中,对水电建设的严重“干扰”。

  不过,他很快又兴奋地向与会者通报,国家能源局正牵头研究可持续发展水电的相关标准。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司水能处一位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能源局计划于近期组织可持续水电评价的专家研讨会。

  不惟国家能源局,2012年7月,环保部已在贵阳启动了一项名为“绿色水电认证”的课题。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公司、华能澜沧江水电有限公司等水电企业均获邀参加。

  经历了拉锯数年的“反坝、挺坝”之争以及大型水电项目审批停滞不前后,中国官方试图通过一套囊括环境、经济、社会领域的综合指标,重新评价中国在运、在建的水电站,甚至挑战其建设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让那些更“绿”的电站享受电价优惠、公益项目资金的优先支持。

  这套指标即绿色水电标准、可持续水电标准。

  参加贵阳会议的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副总工程师廖文根透露,环保部的课题启动会上,初步形成了两个观点:一是水电工程从规划、科研、建设、竣工到验收,已经有一套完整的规范,比如建设前有环评,建设期有环境监理,项目竣工还有环保验收,所以无论绿色水电还是可持续水电,加强水电站运行过程中的环境监管比较合适;一是可以先从小水电的绿色评价开始,逐渐纳入大水电。

  事实上,掌管小水电的水利部水电局已经开始制定绿色水电标准。

  据国际小水电中心主任刘恒介绍,经过借鉴瑞士、美国和国际水电协会(IHA)的相关标准,目前由水利部主导的绿色水电认证已形成了一套指标体系。国际小水电中心给水利部的报告建议里,有27个评价指标,目前项目已完成正等待水利部验收。水利部又从27个指标中筛选出了最具代表性的15个,计划用于小水电的绿色评价。在此之前,为了测试指标本身的合理性,水利部已在东部的浙江、华北的河北和西南的贵州三省选取了十五个小水电站作为试点。

  “以前电站对环境的影响面临很多批评,开发商忽略了环境保护的要求,假如标准将来成为强制性标准,不利于环境的电站就不能入网运行。”刘恒说。

  低调三部委

  国家水电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总工程师禹雪中注意到,绿色水电认证研究在2012年有集中“爆发”之势,“三部委都在做前期工作,区别在于侧重不同,研究的范围也不同”。

  水利部水电局因为主管装机容量5万千瓦以下的小水电,最终将形成针对小水电的绿色标准;环保部的相关工作放在环境影响评价司内,被业内解读为环评的加强版;能源局主管大水电,更倾向于使用国际水电协会(IHA)的可持续水电标准。

  不过,绿色水电的概念界定、标准选取等工作,三部委一直低调进行。

  自2010年起,国际小水电中心就接受水利部水电局的委托,调查了覆盖中国西南、东北、东南和西北的乌江、第二松花江、瓯江、黑河四个流域的47座水电站。

  这一次的摸底调查目的,是检验由西方舶来、经过几年研究制定出的本土化绿色水电指标,是否能套用在遍布中国大江南北的4.5万座小水电身上。

  刘恒表示,在变数重重的暂时指标草案中,水电站所在河流是否仍保持连通,是排在首位的影响因素。而对大水电而言,移民数量、安置情况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此外,水电站建成运行后,能否带动当地社区的经济社会发展,也被暂时明确为一个重要评价指标,“如果电站有益于当地社区,甚至未来社区居民能参股分红,评价自然就会高些”。

  国家能源局也间接参与了IHA《水电可持续性评估规范》(HSAP,以下简称“规范”)的制定。其中,禹雪中和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周世春,“通过能源局的渠道,以发展中国家代表的身份”参与了IHA的规范制定。

  据周世春介绍,IHA的水电可持续性评估规范中的“一些理念、原则或者评估方法体系,乃至最后形成的结果,都体现了中国的贡献”。至于中国水电业专家对规范的影响,是抬高还是降低了可持续水电的规定,几位受访专家则不愿置评。

  2012年5月,水利部全国农村水电工作会议上,“绿色水电”的说法同民生水电、和谐水电等概念一并被推出。水利部水电局副局长陈大勇表示,这是官方首次明确提出绿色水电的概念。

  看不见的“战斗”

  “什么是绿色水电,哪些因素决定一个水电站究竟绿不绿,众多影响因素中,哪些因素又起到更关键的作用,只有把这些指标先在水电站身上操练起来,才能逐渐确定。”陈大勇说。

  据陈大勇透露,水利部首批试点的电站其实已经过几轮打分,但并没有公布评价结果,因为此阶段主要是收集试点数据,完善指标体系本身,还远没到评判电站的阶段,“就好像拿来衡量的尺子本身还没做好”。

  陈大勇解释说,绿色水电评价的指标体系复杂又综合,“因分歧较大,发生过数次颠覆性的修改”。从2011年迄今的不下十次专家研讨中,为某个指标怎么定,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往往意见相左甚至“吵”得不可开交,于是每次拿来讨论的文本都与上一次有不同。

  2012年11月2日这天,水利部邀请了环境、生态、水利、经济等方面的多位专家,讨论水利部已经初步形成的绿色水电指标体系。

  这次会上,各方就一些问题依然争执不下。比如在自然、生态和社会三大类影响因素中,河流断流一项,计入评价体系的比例该占多大,是否考虑只要断流就在绿色水电认证时“一票否决”,始终没能达成一致。以移民为例,技术上是以装机单位千瓦的移民个数作为评判标准,还是另寻他法迄今仍是难题。

  除此之外,陈大勇被问及次数最多的问题,是水电业主的积极性如何保证。

  陈大勇在地方调研时,一家小水电业主直接摆了一部计算器在他面前。如果按照绿色水电的指标,电站对河流不能压榨式取水,比如引水式电站需要根据要求适时放水。这位业主把多放了水就少发多少电的账目一一算来给陈大勇看。

  “绿色水电的概念听上去很美,但从理念倡导到一套可操作的指标体系,要做的事情太多太难。”陈大勇表示。

  高难度的试验

  绿色水电认证正是国家对“在保护生态和移民利益前提下,积极发展水电”要求的大背景下开展的。要认证,需先有标准,但想要建立一套科学、可操作的指标体系,无疑是一场高难度系数的试验。

  从国际经验看,绿色水电认证之所以在国外产生,除了水电开发对河流生态环境不利影响受到关注外,欧美电力市场自由化也是原因之一。绿色电力能得到经济上的实际好处,比如电价补贴。

  “我们期待的绿色水电能带来优质优价,建立一套良好的机制,筹建一批重要的生态补偿基金,用于环境保护和弱势群体的赔偿。”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贾金生表示。

  “真正的核心是通过验证的电站享有电价激励政策,要发改委、能源局、财政部对接,才算数,”禹雪中解释说,“如果没有电价激励,评上绿色不绿色,对电站业主没有影响,事情再往下推就困难了。”

  刘恒认为,目前要先建立标准,再试点,最后建立后续政策,区分达标和不达标的电站。他预计,如果明年绿色水电在全国推开,后年逐步上升为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对电站考核,则在电价上体现评价结果。

  鉴于绿色水电认证的专业和复杂性,受访的多位专家表示,认证要由独立公正的第三方机构来主持。即便第三方机构尚不能担当重任,环保、能源和水利三部门也要协同作战,以一套标准评价水电站。

  “现阶段是让大家接受指标,下一步搭建认证标准,那时候就会有各部门的协商过程。”禹雪中表示。(来源:南方周末 2012-11-09 08:32:52)

作者:冯洁 

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单位:水利部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
电话:010-63202887 传真:010-63202583 邮箱:sdxc@mwr.gov.cn